游戏黑洞阿季

不会画画,不会写文,沉迷游戏无法自拔,雷信白和all白

【白鹊】登天[1]

还是文段,有游戏内设定也有私设,和长风一起写吧,它可能是虐的 慢慢来,回头写的多了多画几个条漫【我就想写小奶狗白bu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秦地与长安城相比,并不富庶,以至于秦越人初入长安城时还用了那么几分钟来辨别方位。不知是有意无意,医者被人群推动着走到了城内最繁华的地段。此时正值七夕,本应是女子的节日被那牛郎织女的传说惹得街头上皆是成双的男女。人潮缓缓流动,他也就跟着走。
  从那地底爬出来已许久了,他有足够的时间把自己整理干净,叫人一眼看不出是经历了什么大难的模样,只有衣袍下的伤痕才能表明不久前的境况不是什么荒唐的噩梦。人群已将他渐渐淹没,没什么格格不入的样子。
  街头酒楼盈出美酒的气息,许是不经意的抬头,楼上坐在窗边赏月的那人也因楼下的喧嚣而低头匆匆一瞥。白衣青年正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,喝酒喝的无聊了便将小半个身子探出窗外,对楼下挥挥手。俊秀的面容引的几个女子怯怯的笑,一边小声谈论着他初入长安后的事。
  青年在意的却不是貌美的姑娘,他看见一个人,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。手挥了又挥,那人才发觉了什么似的又转过头来,指了指自己,眼底带着凝重的戒备和困惑,那分明是这个年龄不该有的。青年做了个口型,逆光使得他看的不是很真切,但还是分出了“怎么了?”“一起喝酒?”此类的言语。鬼使神差的,回过神来他已然在酒楼上了。兴许是因为那双少见的蓝色眼底带着什么期冀的神色,使得秦缓一时间竟没能反应的过来自己与他不过初见。

“诶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扁鹊。”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