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黑洞阿季

不会画画,不会写文,沉迷游戏无法自拔,雷信白和all白

剑客诗人白×盲眼大夫鹊
要是想看前文戳头像就好´◡`
估计有错字,人物天美的,ooc我的,感觉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啊【你一个画画的写什么文啊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自那日醉酒,已过了不少时间。那夜的月,正映着秦缓薄唇边的笑意里头难得带着无奈,剑客恍惚间只听得一句“当真是胡闹。”大夫生了服薄情淡然模样,笑起来是另一番味道。李白未能止的住手上动作,常握剑捏笔的指头触上了那人在外人面前都带的覆眼白布,在大夫未能制止时将之取下。

  秦缓约是察觉到了他的动作,一双眼睛反射性的睁开。浅紫融了万家灯火,眼神因盲而无法汇聚,却出奇的好看。“太白,即便将它解开,也看不见什么。”语气平平。眼底那光随着二人走动的步子微做晃动,白布还在李白指尖挂着,染上了少许酒气。

  而今已是中秋,秦缓未对那日李白的做为表露什么情绪。李白他只身自楼兰而来,中秋自是要寻个熟人一起过。

  这日李白拎了月饼一类的糕饼去那医馆,秦缓正摸索着从药柜上取下个酒坛子,粘人的蔡姓小姑娘却不在,约是回家过节去了。“重病不医,伤风请往别家。”似是听见有人进来,大夫头也不抬的这么说着,未蒙白布而露出的一双眼睛在昏惑烛光下显出点暖色。

  “越人,今日是中秋,这么对李某下逐客令不大好吧。”李白的语气里故意染了点儿委屈的意味,大约是要博取那大夫似是不存在的同情心。“走吧,我俩一同过这中秋。”秦缓听到是认错了人,颇有些无奈,抱着盛了清酒的坛子往庭院里走去。

  酒尽三盏,周遭尽是朦胧醉意,院子里生出来的野草也和风而舞。李白觉得自己应是醉了,不然怎会觉得那大夫离他越来越近呢。药的涩味混着浅淡的酒气被李白一把拥入怀里去,目光一瞬,正巧对上那双黯淡的紫眸。秦缓没挣扎,也不说什么,大约是他李白醉出了个幻觉吧。

  风不知何时起,卷了无人打理的枝头残叶,也卷来了空气里的肃杀。剑客仰头抬目,明月下头几个提了刀的人影儿在那站定,本就不算宽敞的庭院此时更显得小了。“越人,且等等李某,某想起今日还有些事当去处理。”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语气平平,但秦缓已知晓了有人来到,似是询问李白,却更像是说给那些个人听。

  医者自温暖的怀抱里挣脱起身,面朝了不善的来人,三言两语,已证明了是谁的仇家。李白本是打算击退那些人来个所谓的英雄救美,却见往日里性子温温吞吞的大夫步步接近了来者。指间钳着抹荧荧绿色,是毒镖。

  风停的瞬息,李白竟忘了动作,院子里是几具面色发紫的尸体。他想起了自己初入江湖时的传闻,秦地有位神医,称谓扁鹊,额前发若乌云覆雪,却心狠手辣。那秦地王宫里的人,连带着他师父的命,全在一夜间被他握在了手里。而那扁鹊也自那之后销声匿迹,听闻人说,当是死在了那夜血色的毒雾里。

  一个声音将沉浸传闻的李白拽回了当下,熟悉的声音里携带了陌生的笑意“太白便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吧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