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黑洞阿季

不会画画,不会写文,沉迷游戏无法自拔,雷信白和all白

【白鹊】乱把白云揉碎

日常喝酒写诗舞剑白×盲眼大夫鹊
拒绝徐福从我做起,鹊儿的眼睛是自己试药一不小心毒瞎的´无背叛设定,想写写医者仁心的鹊儿【并没有】_(:з」∠)_ooc是我的,不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。”

  秦缓听了那纷飞白雪轻叩瓦楞的音,倒记起了偶闻几个姑娘所说的时下风头正热的诗人的句子,想来那应当是个洒脱之人。他虽是个瞎子,却在失明前见过那白雪皑皑的景致。此时在心里头稍作勾勒,这雪中的长安城,便也能跃然与眼前了。

  “秦大夫,敢问可有醒酒的汤药?”碧衣的小姑娘从门外探头进去,瞧瞧那个蒙眼的大夫,见没什么外人后便扑向了大夫的膝盖。大夫轻应了一声,随后嗅见了一股酒气涌进稍暖的室内,和着丝丝凉气,应是小姑娘带来的人。“有,且先看好他。”语气不是外人间传闻的沙哑冷漠,只夹杂着点儿冬日的气息,还是好听的青年音色。秦缓他抬手在药柜上摸索一阵,找准了最边的格子,不同于其他,里头净是黄油纸包着的东西。

  白净的手看似羸弱实则沉稳,纵然失了视线,屋里的物件也叫他记了个清楚。醒酒汤煨在小壶里,一旁的小姑娘悄悄往那边儿上放了两个红薯就着温度要将其烤熟。被小姑娘带来那人,从头至尾未发一言,应当是酒力上头睡了过去。

  “文姬,你又拿这炉子烤吃食了?”许是闻见了红薯的香甜味儿,那大夫有些无奈。蔡文姬用帕子包着那两个烤好的红薯,也不嫌脏。秦缓也管不了她,只叫她把醒酒汤晾至刚好的温度喂给那酒鬼。

  “大夫,我看这人生的好看,不如留下当个使唤啊。”
  “再留人,外人便要传我是个什么吃人鬼怪了吧?”
  正说着,醉酒的那人到醒了,方便了蔡文姬把醒酒的药给他灌下去,只听了一阵呛了水的咳声随后是窸窸窣窣的布料与地面摩擦的声音,想来那人当是清醒不少。

  “敢问先生,在下何故在此啊?”那边,初初醒来的李白倒有点儿茫然了,若说医馆,满长安城的医馆叫他进了个遍,而这医馆却是他不曾到过的。许是方才的酒太过香醇,使得他脑子里头一时竟记不起城里还有这么个医馆。

  蔡文姬倒是与他讲了个大概,李白也没听进去多少。他只管掂量着酒葫芦坐在往日里伤患躺的榻子上,目光上下打量着那给小姑娘剥红薯皮的蒙眼的大夫,觉得有趣,嘴角还噙了抹笑。

  秦缓未收他的银两,只叫他等风雪小些再出门去。歇息片刻后李白迈着略有醉意的步子去推开医馆的门,风雪又迎了面的扑来。

  “在下李白,大夫当是听过在下这名字,以后便多来讨扰了。”

  本就是开个玩笑,不指望着有回应。待他刚出去准备带上门,那好听的声音从屋里传来,合着屋中的暖气,听了叫人觉得温温的,舒服至极“剑仙大人请便。”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设定是跟人对戏搞出来的,八成没后续了,八成是有错字【你一个画画的写什么文啊】可能会有其他的同设定文段 @戲言-Speaker

评论(8)

热度(41)